善变的人心


马上快要元旦了


丈母娘上次回家,是因为家中有事情


截止到现在目前为止,已经快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可以睡到自然醒


我可以和媳妇看电视熬夜到12点


之前我之所以能够早睡早起,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丈母娘的存在


丈母娘不在家这一段时间,我睡到八点,睡到十点都没人管我


当然,丈母娘在家看到的话也不会讲我什么


只是,我这样会让丈母娘感觉,我这个人懒,没上进心


因此,我定了每天早晨6点半的闹钟


闹钟一响,接着起床


冬天难早起的部分原因,就是睡得晚,冬天要比春夏秋冬睡眠时间都要长一些


小舅子不在家,媳妇不在家,就丈母娘在家收拾东西


而我还在睡懒觉.....


这种行为肯定不好,所以很自然的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了


一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为了应付丈母娘


至少不再丈母娘面前表现出我个人的懒惰,是不


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丈母娘回到老家的这一段时间


我,媳妇,小舅子


三个人都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


小舅子开始逐渐尊重媳妇,并且主动刷完刷锅


不在与媳妇有任何争吵,包括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


至于媳妇的变化,我没感觉出来


只是我可以肆无忌惮欺负媳妇了


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喝酒,晚睡,玩起


不会再去顾忌那么多


也不用在乎丈母娘的看法,毕竟丈母娘在老家也看不到


当然,丈母娘不在家的这一段时间


房间里面未洗的衣物,逐渐多了起来


房间各个角落的灰尘也多了起来


我从来没主动打扫过卫生


媳妇是一周打扫一次卫生


衣服也是一周洗一次


丈母娘在家的话,每天都会帮着洗衣服,打扫卫生


每天都会有干净整齐的衣服穿


媳妇懒,我比她更懒


每次回到家中都会看到乱糟糟的,心中一阵不悦感油然而生


就如同我的生活和工作一样乱糟糟


前几天,媳妇说,我妈在老家呆够了想要回来


我说,可以呀,最近这几天就把她接来吧


我是一个有心机且又非常善变的人



之前的时候,我与媳妇同居时


我就感觉过个二人世界咋就这么难呢?


当时小舅子在潍坊上学,每两周都会回来一次,在家中居住两天


出于人性,人心的本性,我内心有一些发自内心的厌倦这个小舅子


毕竟他打扰了我的日常生活


我和媳妇二人,平时都上班,没时间深入交流


好不容易赶上周天,小舅子来了,咋交流?


小舅子寒暑假的时候,也不回家,也会一直在潍坊呆着


平时找个兼职什么的做做,赚点生活费


这会让我心中感觉更加不爽


md,整天吃住在这里,还干扰我正常深入交流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行呢


在后来,换了更大一点的房子,丈母娘也来了


我超,没完没了呗......


如果说,内心没情绪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的二人世界还没过够


今天你打扰,明天我打扰,能不奔溃?


何况,我还这么年轻?


我得泻火,懂?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在崩溃中一次次自我治愈,最后感觉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就这样吧,可能时间长了对于这些事情麻木了


在后来呢,丈母娘购买的房子下来了


丈母娘和小舅子搬进去了


丈母娘也要求我和媳妇搬进去住


我发自内心的拒绝


当时我的内心就想说,亲妈,求求你给我们一些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吧


当时媳妇也是想去新房子中去居住,也不想去


想去的原因是能够和家人生活在一起


不想去的原因是去了之后害怕自己的位置和角色发生变化


反正,我是从来没想过要去


天时地利人和


因为居住的小区是老小区,并且还是在楼顶


家中闹起了老鼠,并且房东也喜欢折腾


动不动去我们住的房子中送过去一些无用的物件


也会不说一声的把一些物件拿走


完全没任何隐私可言,也感觉不到房东的任何尊重


房东认为,我要把我的房子弄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和媳妇认为,房东太能折腾了,已经干扰到我和媳妇的正常生活了


最终,只能搬到丈母娘的新房子中


寄居在丈母娘的屋檐下


一开始我还以为,我会和丈母娘有一些矛盾什么呢


比如,做饭意见不统一


丈母娘习惯节约


就拿炒菜时用的一颗葱来讲


我喜欢直接使用葱白部分,不喜欢用葱绿,因为口感/味道不一样


而丈母娘有炒菜时连葱叶都要用


我本以为在一起居住,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和问题


我甚至都和媳妇打了预防针


我告诉媳妇,我可能会给你妈做饭意见不统一,招惹你妈生气


让我没想到的是,丈母娘对于我做饭这件事从来不管不问,任由我折腾


即使每天丈母娘每天刷完,刷锅,打扫厨房战场


从来没讲过我做饭如何如何


大家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合


家中变得井井有条


我负责做饭,丈母娘负责打扫卫生,刷锅刷碗


家中的事情都会询问我的想法或意见


没有太多的意见分歧和大的误会


转眼之间,丈母娘回去一个多月了


还真别说,真有点想丈母娘了呢



人果真是个善变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