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家的傻儿子

其实整个山东的早餐吃的都差不多,只是每个城市吃的又不太一样,比如,我所在的城市,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人都会吃,火烧+豆腐脑,火烧有各种各样的馅,精肉,青椒火腿,土豆,茄子,橄榄,韭菜,芹菜,海带等等,简单一点就是和馅饼差不多,我个人感觉比馅饼好吃一些,因为制作的工艺不同。


从20岁之后,我的体重就开始直线飙升,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之前严重的时候,还有便秘的情况,所以,我现在每天控制饮食,运动,为了不让自己吃那么多,我一天吃两个火烧,早上一个,中午一个,条件好的情况下,晚上回去吃点好的,再次补充营养,虽然有时候下午会饿,但习惯了也就好多了,体重的确有所下降。


周六,起的比较晚,早上洗个澡,骑自行车出门,路过早餐车,问是否还有肉夹馍,摊主告诉没了,无奈只能吃火烧,来到我经常买的火烧店门口,是店主的儿子在卖火烧,店主差不多50岁左右,店主儿子差不多在26左右,店主把店一分为二,自己家卖火烧,另一边租给卖豆浆,豆腐脑的,也算好事一件,这样两家店可以分担房租,也可以相互需要。


我前面有四五个人排队在购买,因为我是后来的,要等前面的人买完之后,才到我,前面一个小朋友,买火烧的时候在看书,没看到轮到自己,店主的儿子,说话有气无力似得,问:要什么馅的,小朋友当然没听到,旁边的少妇叫小朋友,小朋友告诉店主儿子,小朋友给的是现金,这店主的儿子还是个高个,找给小朋友钱的时候,根本没顾忌到小朋友的感受,小朋友垫着脚拿到找回的钱。


到我了,我告诉店主儿子,要一个肉的一个橄榄,店主儿子又问了一遍,要什么馅的,我又再次重复了一遍,一个肉,一个橄榄,旁边制作火烧的店员说,肉的需要等两分钟左右,我说没事,我等一会就行,店员又问,在这吃嘛,我说:带走。


简单的对话中,我感到不舒服,后来我在等待的时候,我反思了下,可能是我说的声音太小,其次,不会本地土话,所以导致店主的儿子没听到,我内心产生了自责和误解


后面,来了一个大爷大妈,带着孙女一起,应该是早晨早起来这边菜市场卖菜的,现在刚卖完菜,还没吃早饭,所以准备给孙女买点早餐,大妈给旁边卖豆腐脑的老板说:来个八宝粥,豆腐脑的老板问:用袋子装,还是用杯子装?我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拿袋子装?小孩子怎么喝?我对豆腐脑老板的产生了质疑,这时,老板又补充到说,袋子和杯子一样的钱,大妈说:都行,老板用杯子装的,最后还问了一句,要不要加点糖,大妈说加点吧。


大妈转身对店主的儿子说:来一个火烧,店主的儿子可能死了老婆,没有听到大妈说的话,这是旁边的豆腐脑老板问大妈,要什么馅的火烧,大妈说要一个肉的吧,店主的儿子依旧无动于衷,可能应该是聋了


这时,我拿着我的火烧转身离开了。


如果,我是店主,我有这么一个傻的儿子,肯定会在我这傻儿子身上练练拳击,不管如何,面对客人应该笑脸应对,或者稍微那么热情一点点,不要板着脸,感觉别人欠了500万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死了婆娘


想到这一会发生的事情,我手里面的火烧瞬间不香了


吃到嘴里的时候,果然有点咸,以后可能不会再吃这家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