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原则

这是我来到这个城市中的第六年,这是我第三次搬家,这次搬家至丈母娘家,虽然我不想搬,但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占全,不搬家没办法了....


我还在睡梦中,媳妇开始用护肤品蹂躏自己的脸,虽然轻拍有助于肌肤的吸收护肤品,媳妇可能对轻拍按摩至吸收这句话有一定的误解,或者有自己的见解,这时有人给媳妇打微信通话,打电话的人是房东,房东是东北的,但没有东北的暴躁脾气,人也挺好,房东告诉媳妇说,地下室的门不用锁了,今天要往地下室放点东西,不出意外的话,又是托尼的工具。


和现在的房东很有缘,六年前我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租的第一套房子,一个500,房子很简陋啥都没有,只有两张床,一个丑陋的沙发及一个陈旧的茶几,虽然房间陈旧,但周围的生活基础设施啥都有,我这人有个毛病,可能是多数男人的通病吧,比如我理发的话,但凡遇到一个不错的理发店,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每个月都会去这家店理发,我感觉东北的一娘们理发还不错,我就经常性的去这家店理发,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年。


媳妇要实习,想要找个离她实习公司近点的房子,于是就搬到了市中心比较繁华的地方,在这个比较繁华的市中心位置,唯一的好处就是,花钱太方便了,出门各种小吃,地摊,各种服装店,品牌店,甚至还有一个商场,从小区里面可直接进入,进入可直接吃饭,吃过饭后可以直接看衣服,逛街,逛累了直接回家,回去的距离不过200米,因此夜生活很是繁华,花钱很方便,两年后,繁华市中心房东不知怎么滴,告诉我们房子不对外出租了,可能是他炒原油赔本了要卖房子?


后来,媳妇就各种找房子,找了3-5天没找到合适的,要么价格太贵,要么房子简陋,要么房子很乱很脏,媳妇找了个中介又看了一套房子,媳妇给我发了一些照片,我感觉还行,媳妇让我过去看看房子,我到了房子后,看到了一个娘们,很是熟悉,我就轻声问媳妇,你感觉这个人熟悉不?媳妇说,有那么一点,可能之前在那个地方见过,我就说,这个就是之前给我理发的老板,最终核对后,果然是她,最终我和媳妇决定,要租这个人的房子,毕竟之前的时候接触过,能够再次遇到也是一种缘分。


现在的房子,租了将近两年,丈母娘的房子下来了,我和媳妇的房子明年才能下来,前几天帮小舅子搬家,丈母娘也从老家赶过来帮忙搬家,忙活了几天终于搬完了,搬完后,丈母娘一直想让我们过去住,但我和媳妇不想过去住,因为我们想要有点自己的生活,或者想要有点属于自己隐私,不然叫床都不方便。


丈母娘一直执意要我和媳妇搬过去,我就让傻媳妇给应付下,说先简单有个房间住着就行,偶尔可以过去住,这只是缓兵之计,至少丈母娘不在催的那么厉害了,实际上并不想和丈母娘,小舅子一起生活,因为确实会有诸多不方便,三个不同年代的人生活在一起,肯定会有一些矛盾啥的, 关键问题是,我还是寄住在丈母娘的屋檐下,我的脸不要了?我的自尊心不要了?


直到房东给媳妇打电话说,不要锁地下室的门了,要往地下室放点东西,之后,房东给媳妇说了一下,直接把房间里面的电视柜搬走了,电视柜上的东西,都放在了地上,我回到房子后看了下后,很是不满,据媳妇讲,房东过几天要弄个沙发和酒柜来,因为她有好几套房子,另一套卖了,要把一些东西搬到这边的房子来,我就想着,你爱搬就搬,和我没啥关系,但没想到这个东北娘们有一些事情做得更过分,


要我电脑桌竖着摆放,不能横着摆放


要我和媳妇搬到另个房间中去,我和媳妇现在居住的房间要搞成客厅


从一开始说的,地下室不要锁门,到自己开了房间门拉走电视柜


我感觉自己的人权受到了践踏,房东有钥匙也就算了,现在想把一切打造成她所想的样子


我TM租你的房子,我给你钱了,房子的使用权归我所有,敬你是房东,敬房子是你的,就算了


但做人不能太过分,要我的电脑桌竖着摆放,这特么管的太宽了吧


我这人很随意,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都行,只要不是太过于践踏我人格尊严的事情都行


但凡践踏了我的任何尊严,或者触犯了我的利益,我肯定会反驳,或者站出来为自己维权


就像前几天,近视眼的媳妇,去帮我拿鞋的时候,发现鞋里面有个老鼠在睡觉,这已经是践踏了我的利益和人格尊严的问题了,可能这老鼠并不知道自己犯错了,只是在鞋里睡一觉,平时老鼠偷吃一些核桃,咬碎一些东西就算了,这毕竟是它的生存之道,可以理解,这些并没有触犯到我的人格和利益,因为平时我不吃核桃,咬碎的东西也不是我的,但在我鞋里睡觉,事情和性质就变的不一样了,最后,为了正义将它处死,死的时候惨叫不止,甚至我看到了它流泪,但这和我有啥关系呢?你触犯了我的利益,我肯定是要搞你,不然不是人人都可以践踏我?


综合房东的所作所为,我给媳妇说了两个字:搬家


这是我来到这个城市中的第六年,这是我第三次搬家,这次搬家至丈母娘家,虽然我不想搬,但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占全,不搬家没办法,毕竟丈母娘整天念叨让我和媳妇搬家,这也算是顺了她的心。


但我感觉最重要的事情是,人应该应该坚守自己的底线和尊严,不要随便被人践踏,因为践踏一次之后,还会有第二次。